Cheryl

唯愿一生欢喜,不被世俗所及

《湘君梦》

                         chapter44 露芒(钟瑶视角)

                         虽然现在是新式的社会,但对婚姻大事,不免还是依着旧俗,两家都开始置办聘礼和嫁妆。

                       我以前从来不知道结婚有这么多的事情要准备,姑父和姑母帮我操持了不少,但仍然有许多东西,需要我跟他亲自去挑验。

                        眼下已经是七月,我也马上要迎来自己二十四岁的生日,这天一早我们就坐着车子出门来,两个人去洋行里看钻戒。

                          我们的消息虽然还没有公之于众,但还是吸引了很多当地居民围在街道的两边,洋行老板亲自到店门口来迎接我们。

                         早上的时候顾客还很少,尤其是这个时段还是特别为我们两个单独空出来的,我们两个人一路走过去,店堂里只有几个英国伙计在那里,招呼的十分殷勤,将各色的钻石拿出来给我们看,一面拿出来一面说“如果二爷和钟小姐实在看不上,我们这边还有裸钻,可以来定做戒托。”

                      因为是结婚要用的东西,所以我是格外郑重,放出眼光来挑选,那些戒指都是寻常的式样,看了半晌也没挑到中意的,伙计们就拿了放裸钻的珠宝盒子来给我挑选。

                         那些钻石都托在黑色丝绒的底布上,闪闪烁烁如夜幕上的星光熠熠生辉,伙计见我们是大主顾,将一只小小的桃心珠宝盒子也取出来,“这里是一颗极好的金丝燕,足足有七克拉重,二位看看可还满意。”

                     我的手腕上就刚好笼着一只金丝燕钻石的镯子,流光溢彩的光芒萦绕于腕间,他微笑着握住我的手,“我觉得这钻石颜色暗暗的,还是寻常钻石看着出色。”

                       我发现伙计手里还有一只盒子,“那个盒子里装的也是金丝燕吗?”

                         “钟小姐好眼力啊,这是刚到的一颗天然钻石,通体晶莹剔透,刚镶在戒托上不久。”伙计打开盒子给我看,也是七克拉左右的一颗钻石,镶嵌的十分精致,我一看就觉得非常喜欢。

                             “你喜欢的话,就试一下。”二爷叫伙计把戒指取过来,戴在我手指上,“你的手指纤长,戴这种样式很好看。”

                              “那我们就买这个吧。”我低眉浅笑,“这个戒指我一看就很喜欢。”

                                   走出洋行,斜对面就是施粥的粥棚,许多衣衫褴褛灰头土脸的难民,排着队等着救济。

                               “这几个月以来,难民的数量又翻了一倍。”二爷微微抬眼,“最近日本人,也加入到施粥的队伍里来了,只是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我望着他,“是最近失踪的那件事情?听说发现了很多尸体,死不瞑目呢。”

                                   “他们拐走难民,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二爷蹙着眉,“我已经让张副官暗中留意,相信很快就可以水落石出。”

                                    “我也会派人去查看的,放心。”我握紧他的手,“真的有阴谋的话,我不会坐视不管。”

                                     正说着话,不知道从哪里过来一辆装满货物的推车,朝着我们两个的方向冲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二爷拉入怀中。

                                        这件事从发生到结束不过短短几秒的时间,不多时一个老人急急忙忙跑过来道歉,“抱歉,二爷,钟小姐,我就一会没看住,这车就脱了轨道,真对不住。”

                                  看刚刚的情况,分明是有人蓄意谋划,我往人群四周仔细的打量着,却找不到可疑的目标。

                                “老人家,我们都没事,你去忙吧。”二爷拍了拍老人的肩膀,“不会怪罪你的,放心吧。”

                                    老人说了好几声抱歉,消失在人群里,一下子就看不到踪迹。

                                     我心中疑惑更甚,“你不觉得那个老人家走的有点太快了吗?”

                                   他拉着我坐进车子里,“我看你是太紧张了,放轻松。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我们的婚礼。”

                                    我希望是我想多了,心中的惴惴不安太过真实,我不想让他多想,便扯出一个笑容来,“你说得对,我们的婚礼重要。”

                                   之后的日子里我们连日置办东西,结婚之前忙的都是琐事,忙起来一日一日过的极快,只是如今局势动荡,每日报纸上的头条都是前线的战况。

                                    战事酷烈,前线与日军鏖战多日,双方死伤枕籍,相持不下。

                                      他最是关心时局,每天都要看报纸,但看到的却总不是好消息。

                                     没多久我的生日宴如期而至,我换好礼服下楼,看到他正坐在沙发的扶手上,“好好的你怎么坐在那里。”

                                    “他们很快会打到长沙。”二爷看着我,“没几个月太平日子过了。”

                                   “我觉得,没那么容易。”佛爷带着新月姐姐过来,“现在的情况,谁输谁赢都是未知数。”

                                     “既然是未知的事情,就交给明天去烦恼吧。”我朝他伸出手来,嫣然一笑,“不请我跳一支舞吗,红二爷。”

                                       他的眼里蕴藏着万千星辉,笑容出现在脸上,握紧了我的手,在指尖落下轻轻的一吻,“荣幸之至。”

                                  我们移步到舞池里,满场的目光落在我们身上,他将花瓶里一支玫瑰花抽出来别在我的鬓边,“你今天礼服的颜色,很像嫁衣。”

                                 “还没到那一天呢,你现在就开始胡思乱想了吗。”我今天穿的是一袭玫瑰红的锦缎礼裙,配以红宝石的耳坠,我挑眉娇嗔道,“还这么多人看着呢,也没个正经。”

                                   “本来今天,就是借你的生日,顺势公布我们两个人即将成婚的消息。”二爷的声音轻轻的,含着笑意望着我,“我们马上就是夫妻了,我迫不及待想看的你穿嫁衣的样子,肯定很美。”

                                     “那你可要等好一会了,因为嫁衣沈师傅还没做好。”我的脸埋在他肩膀处,“我还没穿过这样的嫁衣呢,中式的嫁衣行动也不知道方不方便。”

                                    “你放心,走不动的话,我可以抱着你走。”他笑着掐住我的腰,痒的我连连求饶。

                                     “不要脸。”我扑哧一声笑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谁要你抱了,年纪越大脸皮越厚。”

                                      一曲舞毕,服务生推上来一丛香槟塔,全场的气氛一下子到了最高潮,姑父和姑姑满是笑容对特别邀请来的媒体宣布,“我们很高兴,瑶瑶可以和九门的二爷喜结良缘,他们的婚礼,将会在两个月后举行——”

                                    我的面前飘起无数的彩带,纷纷扬扬,是由喜悦构成的美景。

                                     一个可疑的人突然出现在会场里,他穿着服务生的衣服,端着一瓶酒,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我跟二爷的面前。

                                     只听“砰砰”数声巨响,瞬息灯火俱灭,我眼前一暗,哗啦啦尽是水晶吊灯碎片从灯圈上跌落的声音。

                                 宾客们吓得四处逃窜,尖叫声和女人的小声啜泣充斥着我的耳膜,二爷紧紧的攥住我的手腕,我得以安稳的站定在原地。

                                 四溅的水晶碎片划过我的手背,一阵痛楚袭来,我往前数步,脚下水晶灯的碎片被踩的劈劈啪啪的微微响动。

                                 我只在黑夜中见到一双满是血红色的眼睛,如同最绝望的野兽一样,死死的盯着我和二爷的方向,我的心中骤然一寒,未及反应,旁边的二爷开了口,“你居然还活着。”

                                       “是啊,我还活着,我还没死。”那个人抬手就是两枪,子弹擦过我的鬓角飞过去,淡淡的硝烟味和火药的气息,是那样近,我的戒指衰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陈皮,丫头已经去世那么多年了,你还发什么疯。”二爷的肩头落着冰冷的月光,秋夜的寒意斑斑驳驳,侧影如剪。

                                        陈皮劈面就是一掌,二爷躲闪不及,被重重的打在脸上,“她去世才几年?你现在就迫不及待再娶了?你知道她是因为什么死的吗?她是为你死的!”

                                      这些年来陈皮的执念不减反增,这些话他几乎是从齿缝间一字一句的挤出来,他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突然伸手要把手枪砸在二爷的脸上。

                                   二爷往旁边一让,那枪哐当一声,落在墙角,“你这样的话,还要说到几时!丫头她。。都已经走了,你还要让她魂魄不安吗。”

                              陈皮恍若未闻,像是任何人说什么,他都不必听见一般,“这么多年,我们该做个了结了,二月红。”

                                我逐渐镇定下来,是谁告诉你的,姐姐的死因我们现在谁也不清楚。”

                                  陈皮慢慢的抬起头来,惨白的脸上竟然含着一丝微笑,那微笑慢慢扩散开去,他吃吃的笑起来,饶是我素日胆大,却也经不住心中微微害怕。

                                 陈皮仰起脸来,哈哈大笑,可眼泪却刷刷的顺着脸颊淌下来,“你很快就能知道了,我会送你亲自去见她!”

                                  命运是一个华丽的泡影,一个浪花就可以将其湮没,物极必反,情深不寿,看上去没有任何征兆,事实上却已是波涛暗涌。

                                  我想伸手抓住什么,命运就像浮世清风一样飘走,被岁月无情的撕下扉页。

                                  自是浮生无可说,人间第一耽别离。

                                  可二爷紧紧握住我的那双手,又安抚了我所有的不安和惧怕,有他在我身边,我便什么也不害怕。

                                我们在红尘中相逢,在阡陌上携手,在流散的烟尘笼罩下,依然铭记着对方的眉眼。

                                 缘来缘去,生死与共,情到深处莫过于此。

                                 我的眼前被模糊而柔软的黑暗占领,我深陷其中,无边无际的死寂黑暗将我包围。

                                  TO BE CONTIUNE

                                   #陈皮便当倒计时(x)#

                                    #随缘更新#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