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yl

唯愿一生欢喜,不被世俗所及

《湘君梦》

                          chapter43 云深(二月红视角)

                        三天后,黎致鸿如约来到了马球场。

                        我早已经换好了骑装,坐在马上,见他缓缓朝我的方向走过来,只是微笑,“你倒是守时,我喜欢守时的人。”

                         “守时是国王的美德。”他抬起脸来直视我,“开始吧,我们之间总要有个了结。”

                            “正合我意。”我挥动球杆,“我找了个裁判过来。”

                               来的裁判自然是薛信喻医生,“致鸿,这件事你居然瞒着我,还要二爷来告诉我。”

                                “我无意瞒着你。”黎致鸿先是一愣,随即别过脸去,“只是这件事情,只能我和二爷之间分个决断出来。”

                              “薛医生,我相信你会公平公正。”我看了看薛信喻,又转头看着黎致鸿,“黎先生,你该上马了。”

                                黎致鸿的眉头微微一簇蹙,“我会拼尽全力的。”

                                 我旋即含笑,“这场比试你若不全力以赴,怕是赢不了我。”

                                   第一球我首当其冲,将黎致鸿的退路皆数拦住,他一双眼睛像包含了无边暗夜,深不可测,我心中略觉异样,但顷刻间就有了决断,将球击入洞口中。

                                我的唇畔浮起笑意,“黎先生,第一球我就先拿走了。”

                                 “不过是第一球而已。”黎致鸿面上倒是风轻云淡,“我们说好的三局两胜。”

                                    “我期待你的表现。”我勒紧缰绳,“薛医生,可以开下一局了。”

                                     薛信喻手里拿着那颗小小的圆球,“准备好了吗——”

                                      圆球掷向空中,我伸出球杆,在马上要揽住它的那一瞬间,黎致鸿的球杆拦住了我的去路。

                                 “二爷,承让了。”他带着球朝前奔去,我夹紧马肚子,往前追去。

                                   只听“铛”的一声,圆球穿过洞口,这一球黎致鸿拿下了。

                                     场上局面一下子紧张起来,我们两个人面对面的对峙着,薛信喻神色淡淡,“两位,最后一局,祝你们好运。”

                                     那圆球顺势落在我的杆上,我心中暗喜,此时身下的马儿却开始不听控制起来,偏离了我原本的方向,发了疯病一般朝前狂奔。

                                      “二爷!小心!”我听见黎致鸿的呼喊,他试图用绳子套住这只已经失控的马,他脸上带着焦急的神情。

                                      他本可以就这样拿下最后一球,可是他放弃了,选择来营救临时出了问题的我。

                                 小妮子,你的致鸿哥哥可真是个十足的老好人。

                                  我怎么样也没办法让这匹发疯的马停下来,此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却突然出现在我眼帘里,是钟瑶。

                                 她穿着一身素白旗袍,下摆紧小,骑在马上撕开了一个口子,她却并不理会,“二爷!你快跳过来!”

                                 我尽量不去看她撕裂的旗袍下摆,这小妮子一贯的胡闹,这个地方她居然都能跟着来了,我纵身一跃,利利落落的坐在她那匹雪白的马儿身上。

                                  我坐的那匹马失控的跑出马球场外,没多久就口吐白沫,没了气息。

                                 如果我还在在那匹马上,后果可想而知。

                                  肯定被人动了手脚。

                                 她抬起头来,眼神里满是关切,声音轻轻的,“你没事吧?哪里受伤了吗?”

                                  我紧紧把她搂在身前,“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来的这样快。”

                                    她一向灵动爽朗,决断间不让须眉,此时却是带着小女儿的柔弱,叫人怜意万千,“那天你们说话的时候,我听到了。。不放心我就跟来了。”

                                    我亲吻她的头发,“以后这么危险的事情,不要再做了。”

                                   她回过头来朝我轻轻推了一下,“你既然知道危险,下次就不要让我担心了。”

                                    “好啦,这次是我的不是。”我笑起来,“我们下马去吧。”

                                       远远的就看到黎致鸿朝我们两个人走过来,我敛了笑意,牵了钟瑶的手,“我们该比一场,还是平局。”

                                       黎致鸿的脸上是一种绝望,却又带着释然,“不必了,瑶瑶出现的那一刻,我其实就已经输了。”

                                   “致鸿哥哥,对不起。”钟瑶的脸上满是歉意,“我始终是亏欠你的。”

                                     “不要说对不起,瑶瑶。”黎致鸿摇了摇头,“我希望你以后可以快乐,我很喜欢你的笑容。”

                                        “瑶瑶,我收回我以前的话。”薛信喻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们要好好的在一起。我祝福你们。”

                                    钟瑶不好意思起来,“谢谢你们。”她的眼睛带着盈盈笑意,漫漫从眼角溢出来,“我们会的。”

                                    她的声音坚定不移,我心中满是感慨,“谢谢你,愿意成全我们。黎先生,你是个值得尊重的对手。”

                                 “我会监督你的。”黎致鸿定定的看着我,“如果你对瑶瑶不好,我肯定是要好好教训你。”

                                  “你怕是很难等到那一天。”我淡淡一笑,满场的气氛一下子豁然开朗,每个人都露出了笑意。

                                    我何其幸运,能拥有钟瑶。

                                    夏日的脚步逐渐隐去,过往的感伤也都化作云烟散去,我以为时光早已把我打磨的薄脆,但其实我的心中,依然存留着对美满姻缘的向往。

                                     我呼吸的时候,不再闻到忧伤的味道,秋风带给我清凉,温润我的心田。

                                      莺啼燕转不再是盛春的特权,它终究是折返回我的手中,兜兜转转,所幸她还站在那里等着我。

                                  我本以为我会一生苍茫,独自在风烟里行走,冷眼看着悲也漠漠,喜也漠漠的红尘,最后消失在茫茫的风烟里,不留下一丝痕迹。

                                   曾错过的春天,错过的芳菲,皆数在我眼前重新出现。

                                   她是我此生最唯美的梦。

                                  在 夜来香开满枝头的夜晚,我将早就准备好的那卷文件打开来给她看。

                                    那是一式两份的正式结婚证书,上面证婚人和主婚人的名字已经签好,用了私印,皆是我族中德高望重的几位长辈,我早已签上了名字,女方签字的地方,还保留着空白。

                                   她的指间冰凉,我的手心却是滚烫着的,我紧紧攥着她的手,一字一句的念给她听,“二月红,钟瑶签订终身,结为夫妇,唯愿琴瑟在御,岁月静好。”

                                 我念的极慢,一个字一个字,声音里浸满喜悦,她每一个字都听的清清楚楚,又像是没有听见般微微睁大眼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一样软弱的依靠着我。

                                我则用手臂紧紧的环着她,我怕我一松手,她就会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们两个人的出生年月,籍贯姓名,证婚人的名字,介绍人的名字,主婚人的名字。。密密麻麻的用端正的小楷写在粉红色的婚书上。

                              “我一向觉得这样的粉红色很是俗艳,可是,今天我太高兴了。”钟瑶紧紧攥着那证书的一角,欢喜到了极处。

                                 我只觉得这粉色柔软的如同霞光一般,朦朦胧胧中透出一种温暖光亮,我心中也说不出是一种这么感受,只觉得这一刻她的脸恍惚的不真实,“你可要考虑好,一签名,你以后可就姓红,再也跑不掉了。”

                                她一下子在那婚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朝我嫣然一笑,“我愿意。”

                                我俯身吻在她唇上,她气息不稳的向后倒去,却被我的力道箍住,维持着微妙的平衡,我撒下天罗地网,让她无处可逃。

                                 我只觉得自己身处在飓风中,失去了平日的冷静克制,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到,只有她灼热的唇是真实存在的。

                                月光如水,清风拂面而来,充满情人间缱绻的柔情。

                                喜爱一个人,是如此美妙的一件事,我心中枯萎的干地,终于绽放了流年不散的玫瑰。

                                我紧紧的将她拥在怀中,我甚至于不敢用力呼吸,我深刻的明白,这是我寻觅了许久的,灵魂深处的挚爱,我再也经受不住些许的失去,我不能容忍自己有丝毫的过错,我将会用我的生命,来呵护她。

                           这么多年以来,我默默接受了荣辱悲喜,不是无怨无尤,只是顺应命运的安排,如今我拥有了钟瑶,竟可以这样满足,补全我这么多年的愁苦,不再计较时光的得失。

                           如今我的生活中终于再度出现了阳光,有了钟瑶,我充满对将来的无限憧憬,无论这世间如何,我拥有一个不受浸染,纯洁美好的她。

                           前尘过往,都在一杯酒中咽下,落在一盏瘦怯的酒杯中,一饮而尽。

                           我们用几年的陪伴付出来换取对方的真心,用生命相爱,我求佛庇佑,不要再夺去我生命中的唯一。

                          走过多少春去秋来,红尘的路程却始终无法丈量,无法停下脚步,因为时光一直在匆匆追赶着,从岸的这边,至人生的阡陌。

                           可我愿意为她而停留,正如她愿意为我而等待一样,刹那的邂逅,我们却生生要牵绊一生,静听似水年华,相伴人间烟火。

                            人海漂泊,每一天都有那么多邂逅与重逢,相约的缘分数也数不清,日复一日在等待着的,却还是她和我,我们总是期待着别人来救赎,却忘记了自身的选择,执着于他人的故事里。

                              时光从来都不是静止的,就算我躲在一个没有纷乱的世外桃源,依旧要看尽春花秋月,经历生老病死。

                           即便繁华落尽,她在我身边,即是我的沧海桑田。

                            TO BE CONTIUNE

                             #红红求婚成功(撒花)#

                             #随缘更新#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