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yl

唯愿一生欢喜,不被世俗所及

《湘君梦》

                          chapter42 鎏夏(钟瑶视角)

                        回去的路上,我跟致鸿哥哥两个人都保持着死寂一样的沉默。

                         小的时候,我不过才七八岁,还住在北平的老宅子里,夏日里突然下起大雨,我跟他在花园里玩闹,我拿瓦片封住了排水口,满院子的水,硬拖着他在院子里淌水玩。

                         浑身淋得湿透了,就像两只小水鸡,那样的快活,只会咯咯的笑,爸爸寻来的时候,又急又怒,将我们提到书房里,随手拿鸡毛掸子就要来打我,致鸿哥哥立刻为我求情,“伯父,是我不好,是我要玩水,瑶瑶是为了陪我。”

                        致鸿哥哥总是会无条件的回护我,小的时候我总是不肯乖乖练字,因为我实在不喜欢写毛笔字,总是写到一半就偷偷溜出去玩。

                          可是我每日都要临帖交差,他就偷偷替我写了好些张,让我每日去搪塞,到如今,他的字和我的字,可以假乱真。

                              妈妈临去的时候,把我的手和致鸿哥哥的手交叠在一起,“瑶瑶,以后妈妈不在了,你要好好听你爸爸和云姨的话,致鸿他也会好好照顾你的,因为瑶瑶长大了,会是致鸿的新娘。”

                             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新娘是什么意思,只是含泪用力点了点头。

                             后来我进了香港的学校,英国人办的,学校里的同学都是大家小姐,非富即贵,小小一点年纪,也都攀比起来,家世,新衣,鞋包,我总是顶尖出色的一个,样样都不会落于人后,致鸿哥哥每个月都会为我从巴黎送来礼物,每一样礼物都让她们赞叹连连。

                            我十八岁那年,爸爸第一次向我提起和致鸿哥哥的婚约,我却突然抗拒起来,因为我对他,只是妹妹仰慕兄长的感情。

                            致鸿哥哥是最温和体贴不过的人,他也不逼我表明态度,“瑶瑶,你现在还小,我愿意等你,你要知道,我会一直在你身后。”

                            命运弄人,如今的我们,居然连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汽车停在总司令府门口,我正欲下车,致鸿哥哥却用力攥紧了我的手,我的心里一下子乱如葛麻,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

                            致鸿哥哥身上有着薄荷烟草的味道,现在的他让我感觉到陌生到了极点,我们相识二十多年,他却一直是旧式的礼节,除了牵手,从不会轻易的冒犯我,他的嘴唇朝我凑近,我下意识的别过脸去,十足抗拒的姿态,“致鸿哥哥,你醉了。”

                          致鸿哥哥已经放开了手,满脸的凄然,“你会怕我,只有他你才是会去迎合的吗?”

                           我只觉得心猛然一沉,“你看到了什么吗?”

                             “是,我全都看到了。”致鸿哥哥自嘲道,“那日你送他出去,我看到你们在花下互相亲吻。”

                                  我心中涌起一阵无以言喻的沉闷,小时候和致鸿哥哥的回忆还历历在目,眼下却是这样尴尬的境地,“我没有办法,除了他我没有办法接受。致鸿哥哥,你值得更好的。”

                                “可是在我眼里,你就是最好的。”致鸿哥哥像是被我猝然捅了一刀,连呼吸都痛不欲生,“我不甘心,明明我们相遇的时间更早。”

                             “命运是爱捉弄人的。”我露出一个凄清的笑容,他只是绝望的看着我,面如死灰,紧抿着嘴一声不吭,我推开车门,“我们以后,还是继续当兄妹吧。”

                             来不及听到他的回答,我已经快步走到了大厅里,偌大的大厅里陈设着甜白釉瓷瓶,插着大把的晚香玉和玫瑰,香气浓烈,我神色恍惚,心底某个地方有着隐约的痛楚。

                             “你跟致鸿说清楚了吗。”信喻哥哥正坐在沙发上喝咖啡,“我刚刚听到你们的对话了。”

                                 “哥哥你都听到了,就不要再问我了吧。”我感觉我身上一点气力也没有,身子微微的有些发僵,“我不跟致鸿哥哥说清楚,我只会耽误他的。”

                              “我尊重你的选择。”信喻哥哥淡淡一笑,“瑶瑶,你已经长大了,做的每一个决定,无论结果好坏,都属于你自己。”

                                     我只是胡乱的点了点头,借口累了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往床上一躺,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朦胧里我梦到自己和二爷的婚礼,自己披了大红色的鸳鸯如意盖头,穿着红色嫁衣,站在广阔的礼堂里,四周都是亲戚朋友,在那里说着笑着,可是我自己的心里却是难过到了极点。

                               听着赞礼官唱:“一鞠躬,二鞠躬。。。”身边的二爷躬身行礼,抬起头来却是致鸿哥哥的脸,“我不甘心。”

                             我无论如何不肯弯下腰去,这一惊便苏醒了,只觉得手臂酸麻不堪,身上盖的是一床薄薄的毯子。

                                夏季夜短,天已经几乎亮了,露台上的玫瑰花掉落了几星花瓣,虽然已经枯萎,却仍残余着玫瑰的香气。

                                 我猛的折回房间里,从梳妆台里找到那颗二爷送我的明珠,握在手里触手生温 ,缓解我心中惴惴不安的心绪。

                                  我坐在樱桃木的法式沙发榻上,给二爷府里打了一个电话,年前在我的建议下,在红府里装上了电话线。

                                   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已经起床晨练了,接通电话,我却一下子百味陈杂,竟然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

                             “你怎么不说话啊,是又生气了吗?”他电话那一端带着笑意,“起的这样早。继续睡吧,下午我带你去逛花市。”

                                我“嗯”了一声,他正要将电话挂掉,我突然出了声,“二爷。。。”

                               他温柔的询问我,“怎么了?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听筒里只有电流嘶嘶的声音,他的声音平稳漫长,我柔声道,“没什么,我就是想叫你一声了。”

                            我偶尔露出这种小女儿情态,他倒是十分开心的样子,“睡吧,下午的花市很热闹的,有什么话,我们见面就可以说了。”

                           “好。”我将电话收了线,站了起来,起床去梳洗。

                              不知不觉就到了午后,吃完午餐,我远远便看见熟悉的身影站立在落地窗前,翩然如芝兰玉树,临风轩昂,或许是出来走的急了,我一颗心中怦怦直跳。

                             二爷已经瞧见我,微微颔首一笑,“怎么了,见到我这么开心吗?”

                              我将脸一扬,亦嗔亦怒,耳朵上一对水晶蔷薇耳坠沙沙的打着衣领,“才不是呢,我才没有。”

                          他听到我这样说,也禁不住一笑,“我们出发吧。”

                              我们沿着长街往南,后来又折往西面走了许久,从小街里穿过去,最后在一个胡同口停下来,“这里离花市也不远了,我过来的时候还没吃午餐,现在有些饿了。”

                            我跟在他身后,胡同里熙熙攘攘的都是人,他紧紧抓着我的手, 怕我被人群挤散,胡同口有棵积年的老槐树,落了一地的槐花,人踏在上面,脚步轻轻的,细碎无声。

                               午后的阳光照在他脸上,像洒满了碎金子,映出他眉目磊落英气的一张脸,我心中漾起微甜,微风拂过,带着馥郁的槐花气息。

                                穿过胡同是一条斜街,街上有个小小的摊子,是卖过桥米线的,长沙城很少有卖这种小吃的,我觉得新奇,便拉着他去吃。

                                 米线上来,又摆上来四碟切的极薄的肉片,鱼片,豌豆尖和豆腐皮,我方想用筷子挑起来,他一下拦住我,“小心点,这些东西很烫。”

                              幸而他这样拦住我,不然我应该真的会被烫到,没想到一丝热气也不冒的汤,会是那么烫,我把小碟里的肉片鱼片一一涮熟了来吃,不一会,脸上就起了薄薄的一层汗。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的。”他拿出手帕来替我擦汗,自己的汗明明不比我额头上的少。

                               太阳光是淡淡的金色,落在人家对面的白墙上,只觉得四下里皆是安静的气息,流光无声一样。

                                花市这个时节,是最热闹不过的,我们去的时候刚好能看到各种各样芬芳馥郁的鲜花,一路沿着街往前走 ,每一个摊子前都摆着应景的石榴花。

                               其中有一种千叶重瓣石榴,翠绿的叶间簇着密密的花蕊,活脱脱像个大红绒丝结 ,到了开花的时候想必如万点红焰绽放。

                               二爷知道我是最爱热闹的,我们看了芍药花,买了那盆石榴花给我,“这个等开了花,肯定特别好看。”

                            “那也要等好一会呢。”我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是喜滋滋的接过那盆花来。

                                 他不由得笑出声来,“你在总司令府,家里的花匠种了那么多的玫瑰,我们偏偏还另买回去,我们两个人真是有一点傻气。”

                                 我也觉得有一点好笑,“谁傻?要买这个花的可是你呢。”

                                   他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这链子你戴上,真好看。”

                                 我今天穿了一件樱桃红色的银漆洒朱砂旗袍,领口挖成鸡心,颈中系着一串红色珊瑚珠子,珠光晶莹剔透,格外玲珑。

                                  “你送我的东西,我自然会戴着。”我翻心一想,“我很喜欢这串珠子。”

                                 他的笑意一直蔓延到眼底,“我知道的。”

                                  我和他一直游玩到晚上,看了电影后才回去,到总司令府的时候差不多是晚上九点钟,我和他仍在花厅里说着话,不肯放开对方的手。

                                月光如水 ,四下里都是淡淡的光辉,我和他静静的凝望着对方,一切尽在不言中。

                                时光是淙淙流水,错过了便不会再回头,我现在能拥有一次这样完整的机会,是我的幸运。

                               任何人,长久的饮近人间烟火,都不可能做到至真至纯,敢说自己这一生,都不会被名利所困,偏他是我生命中的例外,能轻易拨开云雾,在满眼可见的繁华里,与我相遇。

                              即便要我遭受惩罚,我也毫不犹豫,我愿意自我放逐,披星戴月,让风霜染就我的容颜,露水打湿我的裙衫,我也要奔赴到他的怀中。

                             我深知我为他所做的一切抉择,都是值得的。无论日后命运会如何将我安置,是荣是辱,是甜是苦,我都甘愿接受。

                            爱是使人一往无悔的业力。

                             TO BE CONTIUNE

                              #这章依然是在洒糖的(doge)#

                               #随缘更新#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