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yl

唯愿一生欢喜,不被世俗所及

《湘君梦》

                        chapter39 云水(二月红视角)

                         时光转瞬即逝,一晃已经是1944年的晚春。

                        下午刚刚下过一场小雨,到了黄昏的时候,余晖照在我窗前的一株迎春花上,舒展开来嫩绿欲滴的新叶子,是十分柔软的碧色,仿佛要染在窗纱上。

                           阶下草坪里,不知是什么新虫,叽叽喳喳的低声叫唤,我手中拿着一只康熙窑青花茶碗,碗中是绿盈盈的碧螺春,啜饮一口,是我熟悉的茶味。

                       这是一处小书房 , 布置的古雅有质,年前钟瑶在前面建了一处花厅,中庭院落里她栽下的几株梨花,此时已经是绿叶成荫子满枝,我站起身来,负手慢慢的踱着步子,站在外面的听差突然叫出声来,“——什么人!”

                            我抬头一瞧,只见书房的窗子被打开,紧接着红影一闪,只见钟摇坐在窗台上,乌溜溜的一双眼睛,黑亮纯净如最深邃的夜色,“你怎么还在这里啊,太阳都已经落山了。”

                            “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我无奈的揉了揉额头,“好好一条裙子,这下好了,挂破了一个大口子出来。”

                            她从窗台上下来,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抬起头来朝我甜甜一笑,脸颊上露出一个深深的小酒窝,“我这不是记着来找你吃我做的菜吗,下次不会了,我保证。”

                             我只觉得心中一砰的一跳,四面春光暮色,无限温软的微风中,静的连我自己的呼吸都听得到,天地间只剩下她那双清澈灵动的眼睛,我不由自主的温声下来,“以后可不要这样了,我会担心。”

                           她跑过来挽住我的胳膊,娇软的声音像黄莺一样婉婉转转,“知道了,我最听话了不是吗?”

                          里面的几个侍从都忍俊不禁,我轻轻敲了敲她的额头,“走吧,今天你又做了什么菜,我试试看。”

                           “这我不能告诉你,你自己猜吧。”钟瑶眨了眨眼睛,调皮又得意洋洋,“不过我保证你吃了肯定会夸我的。”

                             “最好是这样。”我微笑着看她,“新月刚刚还跟我说,趁着夏天还没来,跟我们再打一场马球呢。”

                              “姐姐都成婚两年了,性子还是跟以前一样爱玩。”钟瑶拉着我走过月洞门,“打马球我自然不会错过的,就是不知道二爷你有没有空了。”

                             “你都去了,我哪有不去的道理。”她的手温润盈盈,能慰藉我的满心浮躁,恢复成一贯的沉稳从容,“我早帮你应允了。”

                                 “你是我什么人啊,做我的主。”她做了个鬼脸,穿过两侧高大的石榴树,密密稠稠的枝叶遮尽天侧的万缕霞光,她折了一枝握在手中,笑意盈盈,“说好了,可不能输啊,不然我可不放过你。”

                                 “这些年来,我们何时有输的时候。”暗红的石榴花从我头顶闪过,头顶上像是一簇又一簇的火炬在半空燃烧,我走到她身边,把她折下来的那朵花簪在她的发间。

                                  钟瑶由着我将花插入鬓边,我的吻顺势落在她耳垂上,漫天的晚霞如泼散的锦缎,她一张俏脸上皆是红晕,如最美的霞光一般,“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可真不害臊。”

                                 “你现在还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钟小姐,你反应太迟钝了。”我执起她一缕落下来的头发,馥郁的玫瑰发香萦绕我的鼻息。

                              “我不理你了,菜我也不给你吃了。”她不好意思的推开我,一下子穿过那青石子铺成的小径,高跟鞋的声音格外清脆。

                                  年岁渐长,这妮子的脾气还是没改,我望着她的身影叹了口气,“你倒是别跑那么快啊,小心摔着。”

                               这两年来,她接手她父亲的一些生意,处事倒也平添了几分温柔娴静,只是贪玩的性子还是改不了。

                             几天后我们如约抵达了马球场,天气正好,是个适合打马球的好天气。

                             佛爷一看到我过来,就一直旁敲侧击的询问我跟她的进展,跟新月成婚后他终于觉醒了他的八卦本能,“都两年了,你们打算这样下去到什么时候。”

                            “佛爷,你别是怕又输给我,才问这个问题吧?”  我看了看眼前的佛爷,眉峰处依稀还能看出往日的棱角分明,只是那双眼睛不像从前那般充满杀气,而是满满的温柔,“你比以前要八卦了。”

                         “我这也是在关心你。”佛爷拍了拍我的肩头,“你听说了吗?黎致鸿要回来了,他对钟瑶可是一片痴心,又是指腹为婚,要不是你搅了人家的婚约,早是一对神仙眷侣了。”

                          “话不能这么说。”我淡然一笑,“就算没有我,按她的性子,也不会乖乖嫁人的。” 

                        “你好好想想。”佛爷微含了一点笑意,“要珍惜眼前人啊,二爷。” 

                            “你们两个聊什么呢?还不快点过来打球!”新月坐在马上把玩着球杆,“二爷!今天我们可不会再输给你了!”

                                “新月姐姐上个月也是这样说的呢。”钟瑶的笑的眉眼弯弯如月牙,“姐姐忘了,我可是还记得。”

                               “好你个瑶瑶,居然取笑我。”新月嗔怪道,“上个月是上个月,今天是今天!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我翻身上马,和钟瑶并驾齐驱,“那新月你一会就让我们见识见识你的新本事吧,我倒是蛮期待你的进步。”

                                “你们可别合起伙来欺负我老婆啊。”佛爷拉着马走到新月旁边,“来吧,上了赛场就知真章了。”

                              “即到此,不战何为。”我挑了挑眉,“尽管放马过来。”

                                  这场比赛一直打到傍晚,自然又是我跟钟瑶获得胜利,比赛结束后我们一起去明泽轩吃晚餐。

                                 摆了满满一桌子菜,都是新月和钟瑶素日爱吃的,钟瑶夹了一块明虾放到新月的碟子里面去,“我们够意思了吧,赢了还请你们夫妇俩吃饭呢。”

                          新月喝着杯子里的果子露,“算你有良心,还知道赢了要请客。”

                            “你听听,被你宠的越发爱胡闹了。”我看了佛爷一眼,“从前新月可还是讲道理的。”

                           “比起爱胡闹,你那位怕是比新月胆子还要大。”佛爷笑了笑,“前几日日本那个田中大佐夫人过生日,长沙城的商贾名流皆去道贺,钟瑶直接给她送了一座钟过去,大佐夫人的脸都绿了,还要给她赔笑脸呢。”

                           “那可是出自巴黎皇宫中的座钟呢,田中夫人再生气,也不会不收那礼物的。”钟瑶扑哧一笑,“之后还特意送我一副老坑玻璃种翡翠耳环当回礼。”

                           “就该给他们点脸色瞧瞧,不然他还真当咱们中国人好拿捏啊。”新月吃了一口奶油蛋糕,喉咙里突然传出来一阵干呕的声音。

                           “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吐了?”佛爷关切的看着新月,“找个大夫来看看吧。”

                              “威廉医生现在应该在诊所里,我们去找他看看。”钟瑶站起身来,“比起吃坏肚子,我到觉得是另外一种可能呢。”

                                车子很快从明泽轩开到威廉医生的诊所里去,经过几番检查后,威廉医生看着佛爷和新月笑了,“恭喜二位,夫人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你说,你说我怀孕了?”新月的眼底闪着兴奋的光芒,“是真的吗,威廉医生?”

                          “是真的,夫人现在要安心养胎了。”威廉医生推了推眼镜,“不要过度劳累,情绪不能有太大的波动,辛辣刺激的食物,以后就不能随便吃了。”

                             “太好了!”佛爷激动的把新月拦腰抱起来,“我要当父亲了!我要有孩子了!”

                            “还没坐稳呢你别这样。”我忍不住出言打断佛爷,“你看看你,一高兴起来,也失了分寸了。”

                            “姐姐以后可要千万小心,头一胎要重视。”钟瑶嫣然一笑,“当然了,我期待你给我添更多的小侄子小侄女。”

                             “我也期待着你的好消息呢瑶瑶。”新月笑吟吟的看着我跟钟瑶,“毕竟我们可是说好了要订娃娃亲的。”

                                “那只怕你有的等了。”钟瑶撇了撇嘴,“我可要挑到合适的才行。”

                                  “好好好,随你挑就是了。”新月挽着钟瑶的胳膊,“我就怕你跟不上我的进度呢。”

                                  “二爷,我也等着你的好消息。”佛爷笑着看了我一眼,语气满是玩味,“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要把握好机会。”

                                  “管好你自己吧。”我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好好照顾你老婆孩子,你怎么如今变得跟齐铁嘴一样多话了。”

                                  “行行行。”佛爷摆了摆手,“我不说了,免得你嫌弃我啰嗦。”

                                   都过了而立之年的人了,以前沉稳惯了,不正经起来也是让人吓一跳。

                                  回去的路上下起了雨,十余步开外已经什么都瞧不见了,只看见无数的雨绳从天上降下来,四周都是白茫茫的水,连街道上的人都看不清楚。

                                  红府里她栽种的海棠已经开花,疏落的雨从海棠的叶子上顷落下来,有一对小小的黄羽雀从叶子里面窜出来,唧唧几声的拍打翅膀飞过去。

                                 我亲自执着伞送她出来,墙上种的凌霄花爬满了青藤,一朵又一朵的绽开,像蜜蜡的小盏,花开的格外好,原来春天都早已过去了,夏日的脚步悄悄靠近,“你回去一路小心。”

                            “恩。”她低低的答应了一声,“那我走啦。你别忘了喝鸡汤。”

                              她的身影消失在漫天雨幕里,王管家笑了笑,提着红漆食盒朝我走过来,“二爷,别在雨里站着了,钟小姐吩咐人炖的人参汽锅鸡做好了,您和一点,这个补气是最好的。”

                             “好。”我微微一笑,看门外茫茫的雨幕,“她肯定是用心炖的,我可要好好品尝。”

                                水风轻,苹花渐老。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苍茫人世,几多浮沉,几多沧桑,每个人都要朝着自己的人生方向行走,即使一路上坎坷难料,只要有可以风雨兼程一同前行的人,可以共同完成某个夙愿,结下某段缘分,也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回忆。

                              无论是繁复还是简单,岁月都是那般长短,我们无需逃遁,也无处逃遁。

                                兜兜转转,千帆过尽,我想我终于再次寻觅到了我心中的方向。

                                  要走过多少山重水复,才能抵达真正的沧海桑田呢?

                                   我不愿去细想,我只想抓住近在咫尺的她,不愿让这段感情消逝,我要倾尽一切,维系这段缘分。

                                尽管我有预感,缘分就像花开花落,人来客往,不得长久。

                                TO BE CONTIUNE

                                #之前有事耽搁了,从今天开始正式恢复更新啦#

                                 #佛爷的进度再次赶超了红红.jpg#

                          

                              

评论(1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