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yl

唯愿一生欢喜,不被世俗所及

《Dream Will Come True》

                     “十字路口我谦卑低头,红色的灯口绿色箭头。”

                        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mask歌词,然而此时在台上的我心底却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紧张,在别人看来,我是从容不迫的,在舞台上游刃有余的行走着。

                       我的粉丝们把我包围,我所见之处都是一片紫色,以前那个怯生生扫视人海寻找灯牌的我,仿佛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我听到她们的由心底散发出来的激动喊声,舞台搭成一艘乘风破浪发大轮船,我站到船尖,感受顶端的高度。

                         今天的演唱会,我特别邀请了她,我想此时的她,一定在包厢里,看我的表演,我甚至有些自恋的觉得,她一定会为我呐喊应援。

                           关于我的恋情传闻一直络绎不绝,每天都有不同的花样,有的时候在春晚我跟某个女明星对视了一眼,就有各种铺天盖地的通稿散发出来,就好像是蹲在床底看我跟那些人谈恋爱一样。

                          跟我合作过的女演员也好女明星也好,多少都跟我的工作室提出过捆绑cp的提案,哪怕我为了投石问路去参加的偶练和即刻电音,里面的女人就像扑棱蛾子一样朝我扑过来。

                        现在连极限挑战也是了,哪怕我已经在微博表明态度,导演和那位女明星还是不停的围着我转,对此我用尽了全身的求生欲来拒绝,女明星的手摸到我脖子上的时候要不是摄像机在拍我肯定一把把她推开,实在是很吓人,我脖子最敏感了她还故意来碰我。

                          通稿满天飞的日子里我向她求救,“紫璇,你救救我吧,非要选一个的话,我觉得你比她们都好。”

                         “你的粉丝不会觉得我好啊。”她的声音轻轻的,“你在她们心里是独一无二的,只怕是天上的仙女来了她们都觉得不般配呢。”

                          她在我认识的女性朋友里,是最特别的一个。

                         她没有关注我的微博,我也没有关注她,我们连ins都是不互关的,偶尔在微博发剧组里的合照,能把我p掉的话,她就一定会把我p掉。

                         在饭圈看来我们根本不熟哦,实际上我们两个很合得来,会在微信里互相吐槽对方的微博评论。

                        我对此吐槽了很久,而她每次总是有理由来堵我的,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求生欲,就快在脑门上写一张她和我不熟的纸条走在大街上了。

                           我的粉丝朋友似乎对她的恶意也不小,我想也许是我的身边总是有这样的女人来来去去,导致她们也把她当成了同一类人,看到恶评的时候,我就会满怀歉意的给她发信息。

                            她总是会飞快的回我一个笑脸,反过来安慰我,还说我的恶评其实不比她的少,大家要相互扶持。

                          “那咱们就算是共患难的——兄弟!”我把这一句话发过去,“也可以说是战友!”

                           “可以,你好,战友。”她被我逗笑,“早点睡吧,我的天啊,现在都凌晨了。”

                           我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时间,我在韩国的时候,最拼命的时候只睡四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练舞,“我现在还不困。”

                           “你啊,也别老是崩着自己,还是要适当放松。”她顿了顿,“身体是最重要的,艺兴哥。”

                           师傅也跟我说过同样的话,听到她也这样说的时候我愣了一下,“我没事的,真的,我还可以继续拼搏,你看我的微博名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

                          “我希望你拼搏的同时,也能在意一下自己的感受。”她的声音清亮亮的,又带着一种婉转的音质,“梦想的船要扬帆起航,就要有充足的动力。晚安啦,祝你做个好梦。”

                            “我希望我是大力水手。”我发完这句语音,又开始鼓捣我的电脑。

                           梦想这两个字对我来说,一直是激励我前进灯塔,从十七岁到如今的二十七岁,我一直奔跑在荆棘丛生的道路上,其实我受了很多伤害和误解,但我却依然有着一颗不肯放弃的拼搏之心,它支撑着我一路走到现在。

                           我依然记得年少时的梦想,也包括那一段无疾而终的初恋。

                            其实现在我也已经想不起来她的样子了,我只记得她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样子,又得意又可爱,在一个阳光徐暖的午后,我看到她在琴房弹钢琴,琴声传到我的耳朵里,也走进了我心里。

                           我在韩国的那几年,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我在练习室的日子,我的汗水浸满整个地板,月光照射在上面泛着幽微的银光,就像是波光粼粼的湖面一样。

                           她跟我说分手的时候我也没有哭,也没有闹,我只是一个人默默的在练习室绑着沙袋跳舞,那年韩国的冬天很冷,我不知道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不是在天寒地冻的室外,她是否有好好的照顾自己。

                             我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她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让我以为,毕竟当时的我,连自己的未来都不知道在哪里。

                             相反的,我希望她能幸福,即使能让她幸福的人不会再是我了。

                            我后来就像重新活过来了一样,之后再提起她,是在一次录制快乐大本营的时候,现场的气氛让我很放松,我就那样平淡的说出口,那个时候我知道我已经放下了。

                            我知道她应该找到自己的幸福了,我当时没有能力许诺她幸福,那么现在我也该以成倍的勇气来祝福她幸福。

                            我后来遇到了疼爱我的哥哥们,欣赏我才华的音乐人们,还拥有了我尊敬的粉丝朋友们,我想我也是很幸福的。

                          导17年就在和我谈《黄金瞳》这部戏的事情,女主却一直到了开拍我才见到面,宁把她的照片送到我的手上,她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看起来是个很有趣的女孩子。

                            饭局上她是一个很有梗的人,化解了我本来的尴尬,她是个很漂亮爽朗的四川妹子,我想起以前迅哥在拍极限挑战的时候,说他们川渝地区出美女,现在我倒是有几分相信了。

                               我为我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好意思,我不应该这样平静人间的长相的,我推了推眼镜,她正在给导敬酒,眼光忽然看到我身上来,“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没有东西。”我喝了一口橙汁,“导我先失陪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

                               我给宁使了一个脸色,他立刻知趣的把我带出去,当然了我肯定是免不了被他吐槽,“老板,你是不好意思了吗?看来我给你的那张照片你肯定没有好好看。”

                             我自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颜狗本质,我撇了撇嘴,“我真的是想上厕所。”

                               宁看了我几眼,两个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着,“那去吧,导演和你的女主角还在饭桌上等着你呢。”

                            什么我的女主角,我看你就是想我扣你工资了。

                            饭局散了的时候我突然在腰包里翻到几个仙贝,应该是上次没吃完的,这时候我看到她正要和她经纪人回去,语调懒洋洋的,特别可爱,我一下子叫住了她。

                           叫出声来我就后悔了,张艺兴你一定是疯了,刚跟人家认识没多久,就喊人家名字,人家还不知道能不能把你的名字和脸对上号呢。

                            正当我想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时候,她笑吟吟的走到我跟前来,“怎么了呀?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我把仙贝放到她手里,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包里太多仙贝了,你帮我吃一点吧。”

                          她倒是大大方方的收下来,把仙贝放到她的背包里,“你的礼物我收下啦,过几天片场见吧。”

                           在回去的路上宁坐在我旁边,“老板你居然就这样把仙贝给人家了,她肯定会觉得你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

                            “什么小孩子,我可比你大呢。”我也只有在年龄方面才能压一压宁,堵住他吐槽我的嘴,“仙贝是真的很好吃哎。”

                             宁:“。。。”

                              在我加到她的微信以后,我和她就一直保持着语音联系,我知道她是中戏毕业的,偶尔会和她讨论一下对手戏该怎么演,对戏的时候,她很严肃,我总是会故意想逗她笑。

                               有一次我们在沙漠里拍戏,我一见到沙子我就玩心大起,兴致勃勃的捧着一手沙子过来,“导,还没开始拍我可以埋一会沙子吗?”

                                “你问紫璇。”导一边看监视器一边探出头来看我,“紫璇你说呢?”

                                    她咪了咪眼睛,阳光撒到她的皮肤上,她整个人镀着一层好看的光芒,“艺兴哥想玩的话,我是没意见的。”

                                     我和女演员们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因为她们会让我有点不自在,可是面对着她的时候,我就会很放松,就像在哥哥们面前,我可以肆意玩闹一样。

                                    我恶作剧似的把沙子撒在她的腿上,“帮把手啊,有人要把自己给埋了。”

                                  导没有感情的声音传过来,“等会拍完再埋。”

                                    她招呼自己的姨夫过来,“我姨夫说要把自己埋起来,他就露个眼睛和鼻孔。”

                                     我胆肥的抓起一把沙子想趁她不注意把沙子塞她衣服领子里,不料被她当场抓包,灵气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嗔怪。

                                     在她的注视下,我只好乖乖的放下手里的沙子,宁在一边憋笑,肚子都快笑痛了。

                                      我是个很记仇的人,所以吃晚饭的时候,我把他的鸡腿扒拉到我自己的碗里,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我把他的鸡腿吃掉。

                                     在杀青那场戏拍完后,我向她提出了演唱会的邀请,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一件事情,也是我实现我梦想的第一步,我希望她可以来到现场,为我加油。

                                     她展现了她强烈的求生欲,所以我决定小小的套路一下她,“那你可以来看我啊,哈,开玩笑的,明年我还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来开演唱会呢。”

                              “我考虑一下。”她把玩着自己的卷发,“我是说如果啊,如果你有演出会的话。”

                            我把导演给我鲜花接过来,王栎鑫叫了阿赛和她过来拍照,这个时候陈小姐也突然走过来站在我旁边,要和我们合影。

                              “我站边角位吧。”在极限挑战呆久了让我有了抢边位的习惯,我下意识的要往边角走,却被王栎鑫推到她身边去,“男主角哪有站在边角上的,自然是要和女主角站在一起呀。”

                                  陈小姐被尴尬的挤到边角位上去,但她依然在强颜欢笑,我去看站在我旁边的紫璇,小声的抗议着,“这次这样的站位,你可不能再把我p掉了。”

                              她俏丽的脸上带着浅嗔薄颦的神情,我一下子有点愣了心神,回过神来便禁不住的微笑起来,后来我看照片,我们两个人都笑的很开心。

                              进入2019年,我的黑粉们似乎更猖獗了,铺天盖地的黑热搜像利箭一样射向我和我的粉丝,我的心情一下子比15年的时候还要难过。

                                她在每次看到热搜的时候都会问候一下我的心情,安慰我没几句,就把话题转移到她最近关注的书籍和电影上面去,我也试着不去想那些网络上刻薄尖酸的话语,开始正视我自己的心情。

                                假唱的传言一直没有消散,我知道是谁想要抹黑我,可是现在却不是我跟他们撕破脸的时候,在这样的苦闷委屈下,我依旧每日排练到四点,抱着她可能还没睡的心理,我给她发了信息。

                             “北京场我有空,你给我留个位置吧。”她的声音通过扬声器放大,在空旷的场馆里仿佛能听到回音。

                             我一下子豁然开朗的笑起来,“好,我让小秘书给你准备座位,他们不像我粉丝朋友说的那样没有用哦,是有帮助到我的。”

                               “嗯,宁的确是很可靠,就是他老板好像有点缺根筋的样子。”她已经在憋着笑了,我想到她的表情,我的心情也开始变好。

                              我和她  聊完天 ,宁从我身边走过,“老板,你看起来的确是像缺根筋的样子。刚刚你的笑声,我很想把它录下来当手机铃声,肯定很辟邪。”

                  我瞪了他一眼,“就你多话,帮我安排一下包厢的位置吧,我要请紫璇过来看演唱会。”

                   “怎么安排?”  宁揶揄着我,“老板啊,你想我怎么安排她,你要给我一个指示。刚刚欧阳娜娜和杨紫方面来电话,也说要来看你的演唱会呢。”  

                      娜娜来也就算了,她是个很天真烂漫的小女孩,至于那一位,我实在不能说和她有多熟,加上她最近一些拉踩的通稿,我是不大愿意让她过来的,“你看着安排吧,迅哥也说要来呢,我记得他们两个都是四川人呢,坐在一起也能帮我照顾一下迅哥。”

                          “记得可真清楚。”宁笑了笑,看了看我的脸,“老板,我觉得你的春天要来了哦。”

                            “什么春天啊,眼看着就到秋天了。”我听出他话里有话,“别乱想了,去安排座位吧。”

                               他也不反驳我,笑呵呵的走下台去,我抓了抓自己蓬松的卷发,这家伙真是越来越滑头了。

                             连续唱跳了19首歌,今天我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累,满场浪漫而变化万千的灯光配合着专属于我的紫海,我的心中满是幸福感。

                               三年前的我只能在后台拿奖,也许在外人看来只是一个没什么分量的奖,但也让当时的我热泪盈眶,我说,我要带着华语乐坛进军全世界。

                               三年后我站在万人的舞台中央,来的都是喜欢我崇拜我的粉丝们,我的音乐在进步,在逐渐征服别人,我在努力撕掉贴在我身上的标签,向他人证明,我当时的话,不只是说说而已。

                                 梦想不可笑,坚持特别酷。

                               我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我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通过我后天的努力得到的,努力并不是白努力,时间不会说谎,它肯定会给你一个努力的结果。

                              在紫海里,有一抹紫色是来自于她,我望向包厢的方向,露出笑容。

                               我相信梦想终将成真,我会继续努力,无论是事业,还是我的未来。

                                纵使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散场的时候她和迅哥一起到后台来看我,我本来是要马上换衣服休息一下的,看到她来了,我整个人就像充满了电力一样,感到精神百倍。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恋爱的感觉,还是我因为空窗太久产生的错觉,每当她一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回到少年时期的感觉。

                              也许时间会慢慢给我答案,总有一天,我也能看清楚自己的心。

                                我会带着我的梦想,像热血漫画里面的主人翁一样,步伐有力,怀着滚烫热忱的情怀,头也不回的朝未来奔去。

                                  她说她想要抓住星星,我却只想告诉她,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星辰。

                                   并不是很遥远的存在,只要她目光所及的地方,我都会想到她身边去,成为她触手可及的那颗星星。

                                   我的脸上带着暖洋洋的笑意,一步一步的朝她走过去,她望着我,笑的眉眼弯弯,让这个夜晚,更加的让我难以忘怀。

                                   我簇拥着星光,等待一个人来成为我的月亮。

                                    现在看来,我应该是等到了呢。

                                    END

                                   #本文为张艺兴个人视角,ooc勿喷#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