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yl

唯愿一生欢喜,不被世俗所及

《Reaching For The Star》

                 “honey!唉!”

                    声势浩大的应援声把我的思绪打断,我抬眼看向在舞台中央的那个人,满场浪漫迷离的紫色灯光,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紫海。

                       这是北京凯迪拉克中心场馆,我此时正在他的演唱会现场。

                      我挥舞着手里的紫色荧光棒,学着他口中那些尊敬的粉丝朋友的应援动作。

                       我的周围充斥着他粉丝对他充满感情的呐喊,那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她们爱着他,就像他爱着舞台一样。

                       也许有人要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不在他的微博关注列表里,他也不在我的微博关注列表里,在粉圈看来,我们唯一的联系,只是恰好担纲了《黄金瞳》这部剧的男女主演而已。

                       俗话说的好,要通过事物的表象看到本质,事实上,我是在他的微信列表里的。

                          这件事情是一件意外,就像通稿上写的我意外成为《黄金瞳》这部戏的女主角那样。

                        我平时其实也不爱不熟的人加我微信的,那天我们在试潘家园的那场加微信的戏,就先拿自己的手机试一遍。

                        他这个人不像表面看起来一样乖巧温顺,我知道他有个小绵羊的外号,但你跟他相处久了,你就会发现,他这个人,实际上非常腹黑,是会抓弄人的大灰狼。

                      微信的好友通过提示一下子跳到我的手机上来,我看到他无辜的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啊?怎么发送过去了啊?既然如此,紫璇你干脆就加我微信吧。”

                        我摇了摇头。

                        “我平时不发朋友圈的。”他十分真诚,“庄睿爱发朋友圈,我很少发的。”

                       我平时的朋友们,从来没有他这种软糯的湖南塑普腔,他的声音很特别,他的粉丝朋友们称这种独特的声音为汽水音,事实上我觉得他的声音更像是雪山上的泉水,清澈通透,有安定人心的力量。

                       在这种声音的驱使下,我一时间鬼迷心窍,就点了同意加为好友的那个请求。

                       事后我很后悔,还好不是微博,不然我肯定会被他基数庞多的粉丝们上下打量,我那可怜的微博粉丝数还不到人家的十分之一。

                       我给他的备注是艺兴哥,他知道自己比我大一岁之后,就提出让我这样叫他,让他体验一把当哥哥的感觉。

                       “有的是人叫你哥哥吧。”我吐槽道,何止是哥哥,想要你当老公的怕也是海了去了,就好像隔壁那个陈小姐,天天艺兴哥长艺兴哥短的,“陈小姐的年纪比我还要小呢,而且跟你很亲的样子,你没加她微信啊?”

                       他正在鼓捣一个道具花瓶,是待会拍摄要用的青花瓷瓶,“有的时候年纪小,不意味适合当妹妹。”

                       我想起姨夫之前跟我说,陈小姐有倒贴合作男演员的恶习,听说最近把目标定在我眼前这个当红流量小生身上。

                       我以为他不知道呢?没想到他心里倒是明明白白的,果然他这个人的外表具有迷惑性。

                        我想起经纪人第一次跟我提起他的时候,给了我一张他的照片,里面是一个有着灿烂微笑的男孩子,嘴角还有着可爱的小酒窝,我实在很难把他跟流量这两个字联系起来,因为他看起来就像是大学校园里那些炙手可热的校草一样,没有娱乐圈人那种浮躁市侩的气息,他的眼神是清澈的。

                       确定我当女主角的事情敲定后,在林楠导演的安排下,我和他进行了第一次的会面。

                      我以为我已经穿的很随意了,没想到他比我更随意,头发是很蓬松的卷毛,戴着个眼镜,“你好你好我是张艺兴,你是紫璇是吧,请多指教。”

                       他连连鞠躬,搞得我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你好,不用这么客气的,坐吧坐吧。”

                       他是出了名的有礼貌,我以前本来以为只是偶像给自己立的人设而已,然而一看到他,我知道他肯定不是装出来的。

                       他有一种让人很容易愿意去相信他的魔力。

                        饭局结束之后我正准备回去,他突然叫住我,从腰包里拿出几包仙贝放在我手里,神秘兮兮的,“我包里太多仙贝了,你帮我吃一点吧。”

                       我突然有点哭笑不得,当红偶像的腰包里居然塞了一大堆的仙贝,现在吃不完还可怜兮兮的塞到我手里来,但他的样子很难让人拒绝他,我把仙贝收到背包里,“你的礼物我收下啦,过几天片场见。”

                        他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谢谢你,一路小心哦。”

                        回去的路上我把仙贝分给姨夫他们,姨夫一边吃一边笑起来,“这个小伙子还真是很可爱。”

                        可爱这个词来形容男孩子总是有些突兀的,但我觉得用在他身上居然一点也不违和。

                       他会时不时给我发微信,我也时不时的会回复他,内容都很寡淡,无非就是一些嘘寒问暖的话,并不是什么可堪爆料的密语,只是普通朋友之间的聊天。

                       是的,普通朋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那种。

                       杀青那天大家都很开心,导演给我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个红包,很有厚度,我把它抓在手里,这时候他突然朝我走过来,带着他惯有的笑容和小酒窝。

                       我其实笑起来也是很好看的,但不是他的这种好看,他笑起来的时候,整个眼镜晶亮晶亮的,就像蕴藏着深邃的星辰一样。

                       “我明年的话,有可能会办一场演唱会,我的粉丝朋友们一直有这样的愿望,如果真的办起来了,你会来吗?”

                       “嗯,我对演唱会不是很有兴趣耶。”我托着下巴,“再说我去了的话,你不怕你的粉丝朋友们胡思乱想吗?”

                       “那你可以来看我啊。”他的声音轻轻的,“哈,开玩笑的,我只是说,如果而已,明年我还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开演唱会呢。”

                       “我考虑一下。”我看了看他,“我是说如果啊,如果你有演唱会的话。”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他说完这句话,就去接导演给他准备的鲜花。

                        我一下子在原地凌乱,我这是在瞎答应他什么啊,可以撤回的话我真的可以。

                        过了一段日子,到了2019年的正月,《黄金瞳》开始播出了,我开始陆陆续续的在爱奇艺看到一些原著党对我跟他的恶评,我直觉事情没那么简单,我感觉他一定遭遇了很大的恶意。

                      “三胎发出来,就是这个样子了。”他微信的语音里叹着气,“我又不是人民币,没人喜欢我很正常,可是我希望我的音乐不是这样啊。”

                       他是真的很热爱音乐的,在拍戏的间隙,哪怕只有转场的那三五分钟时间,他都会一股脑钻进他的房车里去鼓捣他的电脑。

                        有的时候很晚了,我看到他住的地方灯光还亮着,白天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他在干什么,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我在编曲呢,它们可都是我的女朋友哦。”

                       他那些粉丝朋友们要是知道他的女朋友是存在编曲软件里,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我经常会在微博上看到黑他的热搜,每次我都会问他有没有事,觉得委屈要说出来,是不能憋在心里的。

                      五月份的时候,他确立了演唱会的场次和日期,并将这次的巡演命名为大航海。

                       乘风破浪,扬帆起航,captain lay朝梦想出发,这是我在微信语音里听到的他对于大航海的解释。

                       “你要不要来我的船上玩啊?”我以为他已经忘记那个约定了,没想到他还清楚的记得,我听着他的语音,却仿佛看见他站在我面前对着我笑,我想我一定是脑子不清醒了。

                       “有时间我就去。”这六个字我打了删删了打,终于按下了发送键。

                       “我等着你哦。”他的信息很快发过来,“舞台是我自己设计的,希望你和我的粉丝朋友们都能喜欢。”

                       演唱会一场一场的过去,关于他假唱的事情却一直在发酵着,想抹黑他的心昭然若揭,我询问他的近况,他笑着说没事,但我知道他肯定是在强颜欢笑。

                      该怎么安慰他呢?我抓了抓头发,“北京场我有空,你帮我留个座位吧。”

                       他这次的笑倒是蛮开心的,“好,我让小秘书给你准备座位,他们不像我粉丝朋友说的那样没有用哦,是有帮助到我的。”

                       我想起片场那个一直跟在他身边的男助理,他总是叫他“宁”,去基辅的时候被这位当红偶像用外套裹的严严实实,那个表情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嗯,宁的确是很可靠,就是他老板有点缺根筋的样子。”

                       “我哪有。”他咯咯的笑起来,是少年人那种爽朗又充满活力的笑声,“讨嫌不咯~”

                         我想逗一逗他,所以我就学着他的语调回了他一句,他被我彻底逗笑,发出在片场里经常能听到的魔性笑声,“你说湖南话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

                      两天前我来北京拍摄商业广告,拍摄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从经纪人那里拿过手机来看,发现有了两条他的未读信息。

                      “票我已经给你留好了,去了要给我应援哦。”后面还跟着一个笑脸。

                         “怎么应援?这我不会耶。”我飞快的敲出这几个字来。

                           “就拿我的新ep主打歌honey来说吧,我说honey的时候,你跟着她们喊唉就可以了,很简单的。”他发出一连串的语音来。

                               “你给我示范一下。”我上次跟着他跳舞的时候学的惨不忍睹,所以应援也弄的我没什么信心了。

                                “那我给你示范一下。”他清了清嗓子,“我说honey你就说唉哦,准备好了吗?honey!come on!”

                                “唉!”我一下子喊出声来,怀里的富贵被我吓到,一下子跳到茶几上去,好一会我才反应过来我是被他调戏了。

                                 “恩,我评定你的等级为A。”他一本正经,但我知道他肯定在憋着笑。

                                    到了现场我才知道,他是天生就属于舞台的那种人,只要他往台上一站,哪怕只有一束微弱的光,他也能变成全场的焦点给你看。

                                  坐在我旁边的是他在综艺节目里认识的一位哥哥,和我一样是四川人,知道我是被他邀请过来的,对我也格外的亲切友好,“你是紫璇吧,我看了你和艺兴演的电视剧,你们两个演的都很棒。我是王迅,咱们两个人都是四川人,你就和艺兴一样,叫我迅哥吧。”

                              迅哥的话,我一下子想到了我的老板周迅,啊,老板,我不是有意cue你的。

                            “没有没有,都是导演导的好。”我爽朗的笑了笑,被这样的前辈夸赞,我是很开心的,“艺兴哥,他演戏很有天赋。”

                           “艺兴要是把做音乐的热情分一点到演戏上面,会比现在出色十倍的。”迅哥看着在台上尽情热舞的他,“不过,做哥哥的,也只能无条件的支持他的选择。”

                               我点了点头,的确,选择权在于他自己,他想成为怎样的张艺兴,他就是什么样的张艺兴。

                                 没有人能去左右他的选择。

                                 两个小时的时间过的很快,一下子就到了谢幕的时间了,我拍了一段视频,还是没有发在微博上,再三斟酌,我把它发表在了我的ins上面。

                             在满场的紫海里,他是最耀眼的那颗星星,我想起在片场的时候,我跟他坐在一起,微风轻轻的拂过我跟他的脸,在宁静的午后,他在我旁边自由的唱了一首又一首的歌。

                              现在他的歌声依然回荡在我的脑海里,舞台上的他带着笑意,像个少年一样,生机勃勃,充满热血。

                             他有着梦想,梦想是他的启明星,同时他也是他粉丝们的星星,指引着她们前进的道路。

                             他的步伐依然有力,他的梦想温度滚烫,在这个万人狂欢的夜晚里,他熠熠生辉,光芒万丈。

                           散场后我本来是想马上就走,迅哥却把我叫住,“紫璇我们一起去后台看看艺兴吧。”

                            “这不好吧,万一有什么闲言碎语。”我展现了我强烈的求生欲,“迅哥,你知道他最近。。”

                          “所以我们才要让那些人知道艺兴的人缘啊。”迅哥笑了笑,他的长板牙这个时候看起来特别帅。

                             我的手机震动起来,我看到他给我发的信息,“走了吗?我今晚表现的怎么样?”

                          “让我有伸手摘星的感觉了。”我回复他,“我还没走,我等着抓你这颗星星呢。”

                             他先是一愣,马上他的信息就跳出来,“来吧来吧,星星等着你来抓呢。”

                             我跟着迅哥往后台的方向走,他还穿着演出服,脸上是晶莹的汗水,濡湿了额前的碎发,看到我他一下子笑起来,“一起吃个夜宵?”

                              “你粉丝肯定还在附近。”我推了推他的胳膊,“饶过我吧,我不想明天上微博头条。”

                               “我倒还蛮想看到的。”他把碎发都抹到额头后面去,“开玩笑啦,我一会就收拾好了,你等我一下。”

                                 他奔跑的背影映入我眼帘,在喧闹的人群里,我的眼睛却只盯着他看。

                                  我想我一定是病了吧,要不然就是神智不清楚了。

                                 星星看起来伸手就可以摘到,实际上却是离我很远的存在,就像他一样。

                                  我的手机屏幕这时候亮起来,上面显示着一条他的最新信息。

                              ——“你不用伸手去摘星星,也不用去仰望,因为星星会自己到你身边去,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星辰。”

                                我看到他朝我走过来,脸上带着暖暖的笑意。

                                这夜晚啊,到也不坏。

                                 END

                                #本篇为王紫璇个人视角,ooc勿怪#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