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yl

唯愿一生欢喜,不被世俗所及

《湘君梦》

                          chapter38   静好(钟瑶视角)

                           佛爷跟新月姐姐的婚礼,吉时是早上九点,街上看热闹的人都聚集在街道两旁引颈张望,鞭炮声四处轰响,比雷声都要惊天动地。

                            那一种热闹,使街旁的老百姓瞠目结舌,连长沙军中的将领,也觉得富贵到了极致。

                           张副官一直在忙着帮佛爷招待客人,到了三四点钟的光景,已经是说的口干舌燥,声音也变的嘶哑。

                            尹伯父包下了长沙城最大的饭店作为新月姐姐的出嫁地点,从她居住的地方一路岗哨放到佛爷的府邸里面去,名副其实的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满街的人和车跟着那花车护送,足足有几十部汽车,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

                             因为在办喜事,各处树木都挂满了彩旗,妆点的十分漂亮。礼堂里搭起了一个彩棚,牵了管子进来,周围摆着数百盆怒放的牡丹花,花香夹杂在衣香鬓影之间,在悠扬的奏乐声里,名副其实的花团锦簇。

                             折腾到晚上快八点钟客人才陆续散去,我们几个人单独摆了一桌宴席,打算沉着好月色聚在一起喝一杯。

                             新月姐姐把婚纱换成了一件霞影色织锦旗袍,站立在穿衣镜前满意的转了一圈,“瑶瑶,我今天这样没问题吧?”

                            “我的好姐姐,这个问题你今天已经是第五次问我了。”我看她挽了中式的发髻,戴着一支如意玉步摇,“姐姐这步摇真别致,肯定是佛爷给你的吧。”

                               新月姐姐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喜气洋洋的中式旗袍直衬得脸上微有晕红,十分娇羞,“他说是他家传的宝物,他母亲嘱咐要给未来的媳妇的。”

                             “原来如此。”我眼里带着笑意,“走吧,别让他们等我们。”

                               我陪她走到后面的庭院里,确发现佛爷和二爷他们早就已经开喝了,“好呀你们,居然自己先喝起来了。”

                              “这样的好酒,不可辜负。”佛爷笑了笑,“你说是吧,二爷。”

                                 二爷半卧在座椅上,眯着眼睛看我,他的脸隐在阴影里,浑然看不真切。

                                凉亭里的花瓶放着几株晚香玉,暗香袭人,让我想起那日他替我簪的玫瑰,仿佛依然盛开在鬓边,“你喝了多少啊?”

                              他一看到是我,整个人就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抓住我的手,“瑶瑶,我还没醉呢,咱们可以接着喝。”

                             “就是。。才喝了没几杯。”八爷的脸趴在大理石桌子上,“还可以继续喝的。”

                                 “就你这酒量,摆什么威风。”张副官十分嫌弃的看着发酒疯的八爷,“继续喝什么,我看你就该吃点醒酒药。”

                                 “佛爷结婚我高兴多喝几杯怎么了 ”八爷瞪圆了眼睛,“要你管我。”

                                     “八爷你喝的哪是几杯啊,都快好几盅了。”时怀嫣喝的满面红光,语调也飘飘的,“钟小姐,新月小姐,你们也过来喝吧。”

                                  “对,快过来。”二爷又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酒,“佛爷,祝你和新月百年好合。”

                                  “二爷,你也是,我祝你百年好合。”佛爷也是喝的有些醉了,“我现在成家了,你也快点成家吧。”

                                 “我成家可比你早太多了。”二爷微微抬眼,“不过现在我倒是落在你后面了。”

                                这两个人可真的是喝多了,都开始说起胡话了,新月姐姐连忙去捂住佛爷的嘴,“你们都停停,缓缓酒劲。”

                               “好啦别喝啦,我扶你去醒醒酒。”我搀扶着他,“你们先喝吧,我们一会就回来。”

                                “不着急。”新月姐姐一面喝酒一面叮嘱我们,“不回来也没关系。”

                                   “肯定会回来的!”我的脸上泛起潮红,二爷身上有着酒气,混合着他素日的松针气息,是另一种奇妙的味道。

                                     走了一会,我们到了一处僻静的花园里,四面挂着珠帘,被我扶着的他忽然睁开眼睛,“这里。。是我们重逢的地方。”

                                  我环视着四周的景色,“你还记得这里啊?”

                                  “那天的你,也是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裙。”他扶着我的脸,语调温柔,“其实我本来以为,我不会再见到你了,可是你就那样再次出现在我眼前,动摇我的心神。”

                                   “我也以为。。我只是你生命里的过客。”我双颊滚烫,“我只希望你能够拥有花好月圆,幸福美满。”

                                   “你不是已经给我了吗。”他吻在我手背上,“你就是我的,天上人间。”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情话了。”我低下头来,坐到紫檀座椅上去,“这样的话说出来,真让我不好意思。”

                                      “这是我的,真心话。”他的吻落在我的唇上,清朗的月嵌在夜空中,清辉撒在我们身上,“今晚的月色真美。”

                                      唇齿间的缠绵让我有一瞬间的恍惚,今日的他似乎跟往日格外不同,我的背靠在紫檀座椅的靠背上,他的气息喷在我脸上,浓烈的酒香扑鼻而来。

                                      我的手被他放在腰间,二爷的手穿过的的长发,缠绕着他的指间,两个人靠的越来越近,那些往事盛开在记忆里,一幕幕的闪回。

                                      他急促的呼吸令我有一丝慌乱,我的脸是滚烫的,他贴在我的脖颈间,像是要解开我衣襟上的暗扣,“不。。不行。。现在还不可以。不可以在这里。。”
                                        这话一出口我就十分后悔,我羞怯的低下头来,“不曾想二爷也是个,好色的登徒子。”
                                    “我就是登徒子哦。”他眼神迷离 ,嘴角带着笑意,把身子往下一滑,靠在我的腿上,“还好,没酿成大错。不过下一场我可不敢保证了。”

                                   我一向怕痒,忍不住去推他,“照二爷的意思,我是个大错了?”

                                “没有。”他笑着刮了一下我的脸,“就算你是个错误,我现在也是跑不掉了。”

                                   “算你识相。”我在他肩上捶了一下,他的脸上温和而又宁静,这是个温柔的夜,带着一种盛夏夜的气息,“你看,有萤火虫。”

                                      我朝他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几只飞舞的萤火虫,“真的很美。”

                                       “你想让我给你抓萤火虫吗?”二爷微微一笑,“你想要的话我一定给你抓来。”

                               “你这是把我当小孩子看了吗?”我嗔怪道,“让它们自由自在的飞舞多好啊,抓过来的话,没几天他们就会死的。”

                                  “那我们就静静的观赏吧。”他把我抱在怀里,“这样的良辰美景,自当与佳人共赏。”

                                    我望着他那双似乎蕴藏着无尽星辰的眼睛,倾过身子去吻他,声音低的如同梦呓一般微弱,“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正是如今这样好的夜晚。”

                                 他“嗯”了一声,绕住我一缕长发,“这里的花开的真美,可是在我的眼底,却只看得见你。”

                             “少在那里油嘴滑舌了。”我靠在他的胸膛上,浅嗔薄颦,“你还记得我们拍下的矿山吗,我请人看过了,里面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你要好好收着。”

                               “知道了。”他笑了笑,“我会好好保管的,你放心。那是我舅姥爷用生命去保护的财富,现在我会把他的这份责任传承下去。”

                                   历史是一条河,漫漫无边,因为传承得以留下的宝贵财富,会历久弥新,生生不息。

                                 “我们回去吧。”不知道这样坐了多久,他朝我伸出手来,“他们该找我们了。”

                                他的掌心冰凉,我的掌心却是滚烫的,我用这温度温暖着他,“走吧。”

                                何事东风,不作繁华主。

                                天高云淡,所有的悲伤都会过去,就像大雨倾盆过后,依然会有明媚的阳光。

                                  云水生涯,不似梦,潋滟人生,不成空。

                                  我和他的影子交叠在一起,我们的手也紧紧相扣着,穿过幽静的回廊,一同走向光陆流离的未来。

                                 月光散在地面上,带着斑驳阴影,一抹浅淡若无的金色映入我眼帘,是我送给他的那块怀表。

                                  两只鹊鸟展开翅膀,如同羽翼一般,四周皆是安静的,只剩下我跟他的心跳声。

                                 风声簌簌,似前路迷茫,我却仍愿生死相随。

                                  青山绿水,容颜不倦。

                                  #感情升温,岁月静好#

                                    #下月5号继续更新,三次事忙#

                                    #希望能在八月结束前写完吧#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