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yl

唯愿一生欢喜,不被世俗所及

《湘君梦》

                     chapter 37 流年(二月红视角)

                      日子一眨眼,就从手心里流逝了。

                      六月中旬的时候,我们一行人离开停留了两个月白乔寨,返回长沙城中去。

                     时怀婵带领着全寨子的男女老少为我们送行,“你们回去一路小心,要记住,白乔寨里,有我这个朋友。”

                       “会的。”佛爷笑了笑,“大土司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到长沙城中来找我和二爷,我们定当鼎力相助。”

                        “佛爷的话,我记下了。”时怀婵朝我们作了一揖,“嫣儿也拜托佛爷和二爷多多照顾了。”

                            “时姑娘的话,大土司不必担心。”钟瑶调皮的笑了笑,“八爷肯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齐铁嘴的脸一下子唰唰的红起来,“钟小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二爷,你看快管管。”

                           我的脸上带着笑意,“我管什么,她那一张嘴一向不饶人的,再说我听着,也是实话,并没说错的地方。”

                              “你们两个合起伙来取笑我,太欺负人了。”齐铁嘴推了推眼镜,“夫唱妇随沆瀣一气!”

                              “沆瀣一气,不是这样用的啊。”张副官冷哼一声,“你就别暴露你自己是个文盲的事实了。”

                               这句话一出来,齐铁嘴气的眉毛都快要打起架扭在一起了,“你再说一遍!”

                            “好了好了,你们别闹了,上车吧。”佛爷出来打圆场,又看了看时怀婵,“那我们就出发了,大土司保重。”

                             “嫣儿,你到了长沙城中,要改改你的脾气。”时怀婵拉着堂妹时怀嫣的手,“可千万别给佛爷跟二爷添麻烦。”

                              “我知道了,堂姐。”时怀嫣低眉浅笑,“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回来看你的。”

                           “去吧。”时怀婵示意时怀嫣往马车上去,“你已经是个大人了,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下去了。”

                              我和钟瑶被安排在一辆马车里,因为是我们两个人独处,所以我跟她坐的很近,她笑意盈盈的靠在我肩上,眼睛望着马车外面的景色,“今天的天气可真好。”

                              我只觉得她一双明眸如同水晶一般熠熠生辉,她转过脸来,脸颊上如同染了醉霞一样,浮着淡淡的红晕,“大哥你说呢?”

                             “你这声大哥倒是叫的顺口。”我握住她一缕垂下来的长发,“以后你该改称谓了。”

                              “当初要认我当妹妹的人是谁啊?”她的声音轻轻的,幽幽不绝于缕,直绕到人心里去,“我觉得挺好的,我不改了。”

                               我一下子就被她噎的说不出话来,隔了一会才开口,“以前是我错了,以后我不会再让你陷入这样的尴尬当中。”

                               “我不过随口说说,你倒当真了。”她以为我不高兴了,连忙安慰我,“我只是在开玩笑。”

                             我把钟瑶紧紧搂在怀里,空气里有着一阵沉默的欢喜,我低下头,她还没反应过来,我的吻就已经铺天盖地的落在她的唇上,又急又密,她透不过气来,只能用手去抓住我的衣领。

                             微风拂过马车的帘幅,栀子花的香气传进来,跟她身上的玫瑰香气交织在一起,此刻的她真切的在我怀中,我渴望已久,又差一点点失去。

                              “你。。你最近怎么老是这个样子啊。”她抓着自己的衣襟喘气,背脊绷的发紧,“这么厚颜无耻的。”

                               我笑逐颜开,搂着她的腰,“我也只是对你一个人厚颜无耻罢了。”

                              钟瑶斜睨了我一眼,笑意快从眼底里蔓延开来,“什么啊,你怎么变得这么油腔滑调了。”

                              我紧紧攥着她的手,眼里有一种温柔如水,凝望着眼前的她,其实我们相遇也不过一年多,却像是穿越了千山万水,好不容易才等到彼此。

                           钟瑶将脸埋到我怀里去,我顺势紧紧的箍着她,声音宛如梦呓一样,“总觉得和你第一次相遇,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现在的一切像梦境一样,哪怕是现在明明相拥,可是因为等的太久,总觉得甜美的像梦境。

                           但是这梦境如此甜蜜沉酣,我舍不得去多想,一颗心只想安逸踏实的看着她甜美的笑颜,她明眸流光的眼眸里,惟有我一个人的倒影。

                           马车缓缓驶入长沙城内,街上还是繁华依旧,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非凡。

                           王管家早知道我要回来,带着红府的小厮丫鬟婆子站在门口等着迎接我和钟瑶,“二爷,钟小姐,路上一切都好吧?”

                          “很顺利。”我笑了笑,“这阵子,辛苦你看家了。”

                             “二爷说的哪里话,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王管家让人来拿走我们的行李,“钟小姐,厨房那边已经准备好了,都是您爱吃的菜。”

                              “我就惦记着这里的菜呢。”钟瑶嫣然一笑,“王管家费心了。”

                            “我们进去吧。”我看了看她,朝她伸出手来,她的掌心贴过来,十分温热的触感,我跟她手牵着手,走进红府里去。

                                王管家顿时会意一笑,“钟小姐惦记的不只是这里的菜,也带着这里的人一起惦记呢。”

                               待到我送她出来时,已经是七点钟光景了,晕黄的灯光映在青石板路上,一方一方的淡黄色,像极了她素日爱吃的桃子冻,又像是冰块渐渐融开,一丝丝的嵌到空气中去。

                                “你回去吧,车很快就来接我了。”钟瑶的眼中柔情万千,一双明眸如秋水般波光流转。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动着,温柔的如同这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她的脸依偎在我的胸前,我轻轻吻着她的头发,温暖的呼吸拂在她脸上,“那我们明天见。”

                              她的声音低低的,远远的听到汽车驶近,叭叭的鸣着汽笛,“嗯,明天见。”

                              她坐到汽车里面去,车子发动驶离红府,听着汽车渐去渐远的声音,漫天的星光似乎都渐渐远去,唯有一种地老天荒的错觉,好似天地间,只余下这一部汽车,只余了我和她。

                            因为佛爷是要准备结婚的事情,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的府邸上上下下都很忙,尹老先生特地从北平过来送女儿出嫁,抬来了无数的奇珍异宝,把整个大厅摆的满满的。

                              “这便称得上是十里红妆了吧。”钟瑶把玩着手上一把泥金销竹骨团扇,“尹伯伯可真疼新月姐姐。”

                                 我喝了一口碧螺春,“尹老先生就新月这么一个女儿,这样也不奇怪。”

                               “瑶瑶,你爸爸准备的东西,只怕是要比我多上一倍。”尹老先生笑了笑,“哪天你要嫁人了,就知道到底有多少了。”

                                 “伯伯惯会取笑我。”钟瑶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来,“好好的说新月姐姐,怎么又扯到我的事情上来了。”

                                “爹,我觉得你很快就能看到了。”新月笑吟吟的挽着佛爷的胳膊从楼梯上下来,“瑶瑶,你可要加把劲,我可等着当你孩子的干妈呢。”

                                 新月这话虽然是对着钟瑶说的,眼神却是有意无意的瞟着我,“你说是吧,二爷。”

                                 我一下子被茶水呛住,尴尬的用手帕擦了擦嘴角,“我记得新月你是要去试婚纱的吧,时间来得及吗?”

                                “姐姐你越说越过分了,你再这样,我可就不陪着你去试婚纱了。”钟瑶侧过身子嗔怪道。

                                 “哎哟我的好妹妹,别生气别生气。”新月赶忙过来哄她,“姐姐给你赔个不是,你就陪我去嘛。”

                              “这还差不多。”钟瑶挑了挑眉,“那我们走吧,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给新月做婚纱的是巴黎那边的大裁缝,都是今年最新的婚纱式样,钟瑶的伴娘服和我的伴郎服,也都是出自他的手中。

                                   待钟瑶和新月换了衣服出来,我和佛爷都不由得眼前一亮。

                                   两个人都是穿着纯白的礼服 ,如果是新月是雍容高贵的牡丹,那么钟瑶就是明艳灿烂的一朵红玫瑰,这对姐妹花各有各的风姿绰约。

                               两个人自然吸引了裁缝店里许多人的目光,佛爷坐在一旁喝咖啡,对我缓缓开口,“你瞧,旁边那几个人,一直把目光放在钟小姐身上,你要小心。”

                              我看了看佛爷,饶有趣味的说道,“他们可不止是盯着瑶瑶,我看佛爷你也要小心一些。”

                             佛爷无奈的笑起来,“你啊,终于还是被钟小姐带坏了,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人是会变的,在新月来之前,你也不是这样的。”我面露微笑,“你的好日子在后头等着你呢。”

                             “你们两个人说什么悄悄话呢。”钟瑶走到我们坐着的沙发旁,新月去换另一套中式的旗袍,“你们该去试你们的衣服了。”

                            西式的露台上四面都是玻璃窗,窗台上开着一簇簇的玫瑰,我随手折下一朵来,把它簪到钟瑶的发间去,“果然很合适。”

                             钟瑶抚摸着那朵花,上面还带着晶莹的露珠,微笑着望着我,“好端端的,给我这个干什么呀。”

                           “你笑了,这朵花的作用就达到了。”我眼里带着笑意,“在我眼里,你是比这玫瑰还要明艳灿烂的。”

                              她脸上的笑意加深,我们静静的对视着,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想我终于等到了天涯不知归路尽头的,那个摆渡人,她带给我现世的温暖,灵魂的感动。

                             盛夏的脚步越来越近,我想那仲夏夜之梦也即将到来。

                             如果可以,我希望仲夏夜之梦的名字,可以是你。

                             天上人间,我亦愿相随。

                             TO BE CONTIUNE

                              #所以现在只剩下张副官是单身狗(doge)不过他的cp在沙海#

                              #随缘更新#


评论

热度(11)